第104章 一条条咬人的狗
书名:我全家都有系统 作者:语伴 本章字数:4053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14:52:57

白川跟了过去,小洋楼例外都有保卫。

这么多保卫,按理说不会发现不了白樱才是。

怎么就让白樱摘到那朵花了呢?

白川想到了霉运。

有可能是姐姐身上的霉运,被白樱抢了过去。

系统说姐姐这一生洪福齐天,会不会是霉运走到了亲人身上,所以才洪福齐天?

这一点想不通,勘不破。

先是见了姜家的家人。

姜家家人很有热情,姜心爸爸亲自上前来握手。

姜心爸爸是个大人物,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里。

见着他却放下架子,亲自来跟他握手。

白川却敷衍地应和了几句,去见了姜心的爷爷。

老人家坐在轮椅上,他的精神说不上好,也说不上坏。

但总比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等死要好得多。

那颗仙丹在他身上不是没起到作用,而是作用太小了。

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家,再看边上一个个站着的人。

有的人热心对他笑笑,有的人冷漠以待,还有的人只顾着低头玩手机。

一旁的诊断医生,反倒是对他很感兴趣。

白川问老人家:“这些都是你的子女吧。”

老人微微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就知道为什么你站不起来了。”

周边的人热切的看着白川,希望白川能解答这个问题。

“白川先生,你知道什么?”

“白川先生,该怎么样做才能让我爸爸说话?”

“这无缘无故的就不能说话了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白川对老人家说:“你命真硬。没有被克死算走大运了”

刚刚说话的人顿时不敢说话了。

克死老子。

谁会克死老子?

老人家也有些激动,转头看向儿女们。

白川笑说:“别看了,克你的人不是一个两个。

你早该死了,要不是你后面做了许多好事。

你早该在几年前就死了。

能让你多活几年,已经是老天对你的恩宠。”

这几句话惹了姜家人不满。

“白川先生,你在说什么话呢?”

“白川先生,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可乱说。”

“我看你一点本事都没有,就是个神棍。”

老人家的子女都站出来呵斥白川。

白川丝毫不害怕,更加狂妄地对老人家说:“你本就不该活,你不死反而在这里害人。”

“住口。”

老人家两手颤抖,指着白川说不出话来。

一旁的守护医生:这人是从哪来的,胆大包天了。

白川快言快语:“你该死了算了。

我现在都挺后悔了,我当初为什么要把丹药给姜心,白白浪费了我的仙丹。”

“你住口,你在乱说什么?”

“白川,你是不是在记恨刚才的事?”

“你这没有教养的东西,你们两个来把这人赶出去。”

“这就是你的礼仪教养吗?”白川质问姜心爸爸,“我即便没有礼仪教养也比你们好得多,我敢说,你们这里所有人都比不上我。

要论礼仪教养,你们连个畜生都不如,畜牲还知道到在规定的地方,上厕所拉屎拉尿。

而你们只懂得到处乱叫,好事不做坏事做尽。真是让人恶心至极。”

这一番话可把姜家人的给得罪惨了。

一个个愤怒地对着白川,更有冲动的拿起边上的花瓶,想要砸死白川。

“如果你不是诚心来看病的,那就请你离开。”

姜心:“我知道你心里有恨。那只是个误会,我跟你解释过了的。”

“我们对客人客气,但也不是这样被你侮辱的。”

“侮辱?侮辱你们,我都觉得浪费口舌。”

白川直接面对着老人家,问他:“我有两颗丹药。

一颗给了曹老板,曹老板吃了我的丹药之后精神焕发,至少能多活二三十年。

而你吃了我的丹药,却在这里做个活死人。

这是为什么?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站不起来,说不了话吗?”

老人家想要知道为什么,伸手拦住要带走白川的护卫。

“爸爸,你不要听他胡言乱语,他这是要报复我们啊。”

“爷爷,这个人话不能信,直接打一顿赶出去。”

姜心对白川说:“白川先生,请你不要这样愤怒。

对白樱的事,我很抱歉,我替三哥给你道歉。

现在没你什么事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姜心上前要把白川给推出去。

白川不但没有动,反而推开姜心。

“该让你爷爷知道真相。”他对老人家厉声说道,“为什么你站不起来,说不了话?

那是因为你养了一条条咬人的狗。”

姜心爸爸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姜家的人满脸愤怒,年轻一辈就要上前砸死白川。

姜心爸爸却拦下了子侄们,“让他说。”

让他说,让他说够了,就让他死。

姜心爸爸面露狠意。

“白川住口。”姜心拿出最大的力气呵斥白川,想让他不要再说了。

白川反而更大声地说:“你们这一家子从上到下就歪了。

看看你的儿子,看看你的孙子,再看看你们俩在外面的白手套们。

哪一个是在做善事的?

每一个都是站着你的权势,那着你的名头在外面横行霸道、欺男霸女。手里头不知沾了多少的鲜血。

你还能活到现在,全都是靠上辈子积攒下来的福分。

我劝你还是早些死了吧,你死了就解脱了。

你要是不死,他们就更大胆更放心做坏事了,他们就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了。

你现在不死,等以后死了,他们就孽障加身,死无葬身之地。

男人跳楼,女人如深渊。没有一个能有好下场。

你死了,他们就没有了保护伞。早日得到法律的惩治,说不定几十年后出来,又能再干一番事业。”

白川的毒舌气得老人家浑身颤抖,头脑发昏,嘴巴动动,就是说不出话。

想要站起来却站不起来,只能两手拍打着扶手。

老人家一口气喘不上来,就要晕厥过去。

幸好有医生在旁边看护,很快就把老人家给救过来了。

老人家戴上氧气罩,猛地吸气呼气。

见爸爸没事了,姜心爸爸亲自上前来说话。

“白川兄弟,每个人都要为他的言行付出代价。

你有没有想过你走不出这一道门?

年轻人始终改不了年轻气盛的毛病,既然你改不了,那就有人帮你改掉。”

“你要杀我吗?”白川问,“你要杀我我也不怕,会有人替我找回公道的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好一个狂妄的小子。

“何须要杀你?让你生不如死就足够了。”

白川又冷笑说:“你要对我动刑?

你还是杀了我好,杀了我增加你身上的罪孽,让你早日下地狱。”

“这么落后的招数,现在谁都不会做了。”

爸爸从口袋里拿出烟盒,抽出一根烟,胸有成竹地对白川说,“我在羊背上的国家,有两个铁矿。

那里的人没日没夜采矿,很少有人能够私自离开。

送你过去采矿,也是小事一件。”

爸爸冷声喊,“老三你亲自负责,把白川送到铁矿去。一切依照规矩行事。”

一切依照规矩行事,那就是一切都是合法的。

出了国,到了铁矿里头,白川插翅难逃。

一辈子在铁矿里干活,暗无天日,直到死的那一天。

“爸爸他只是一时糊涂而已,他是被气疯了。

我们是一个有气度讲道理的人家,不是吗?

我们该给他一次机会。”姜心来维护白川。

“妹妹你疯了吗?他这样羞辱我们,你还要维护他。”

“三哥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的不对。我们何故要这样咄咄逼人呢?”

“你真是疯了,你是不是看上这个小子了?”

姜心妈妈:“姜心你过来,你连大是大非都不懂了吗?”

姜心:“爸爸,他还这么年轻,又有一身的本事。

如果放进那些地方,永不见天日,埋名一辈子。那就白白浪费了他的才干啊。

爸爸,你是一个爱才的人,你不会这样做的对吧?”

姜老三去拉姜心,“小妹,你真的是疯了。”

姜心不走,推开三哥的拉扯,哀求地看着爸爸。

姜心爸爸冷漠的看着白川,很不情愿地说:“我的女儿看上你了,她在为你求情。

我不得不给她个面子,现在你有两条路可走。

要么去采矿,永远也见不到你的亲人,更不能与你的好友通信。

要么为我家族所用,要是你能力出众,将来或许可以和心儿结婚。”

白川问他:“必须要选吗?”

“你没有其他的路可走。”

白川:“如果我都不选呢。”

“那就看你有什么能耐,能够从这里飞出去了。”

姜心爸爸放出唯我独尊的狠话。

像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

像是他捏死白川如同捏死一只蚂蚁。

他把法律当成了什么?

眼里还有没有王法?

这个世界是他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吗?

姜心上前去,想要白川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白川不但不领她的情,反而推开她。

姜心自己没站稳,一下子跌了下去。

“你这个狗东西,居然敢弄伤我女儿。打死他。”

就在姜心爸爸话音落下那一刻,门外传来愤怒的声音。

“放肆,姜超你他妈块皮,你算什么狗东西,居然敢在白先生跟前撒野。”

一群人鱼贯而入,将姜家的人一一压制。

队伍的最后头,是穿着一身黑装的胡东。

见到胡东,姜心爸爸后背一凉,“胡,胡哥……”

来人正是天都城说一不二胡哥,他背景通天,谁也不敢得罪他。

黑白通吃、地位超群的胡哥,绝对不是他姜超能惹的。

胡哥是头,而他姜超算什么东西,只不过是这个天都城的一只兔子。

张童从胡哥身边出来,来到白川身边,“幸好赶上了。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

原来到这里之前,白川给张童发求救信,让张童来救他。

还好,张童没有辜负他的信任。

即便张童没有来,他也能全身而退。

胡哥来打招呼,“白川先生真是英雄出少年啊!”

看到胡哥对白川礼貌有加,姜心爸爸瞳孔猛地缩小。

霎时间,姜心爸爸身上的嚣张,荡然无存,只剩下惊恐。

胡哥怒问:“姜超,你威武了啊。

这天下是你说了算?

法律还凌驾你之上?”

姜心爸爸吓得软了下去,瘫痪在地上,面如死灰,再也不敢嚣张。

姜心爸爸看了看白川,自以为捏的是软柿子,却不知道自己踢的是块铁板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